新闻与动态

企业动态

首页 > 新闻与动态 > 企业动态

改革开放40年 | 三下南洋,亲历改革开放
发布时间:2018-07-16    浏览次数:793

许金聪出生于福建省晋江市的侨属家庭。他在国内当过兵,也做过国家公务员,在改革开放初期下海创业,三下南洋,在菲律宾、印度尼西亚等地多次建厂兴业。

现在的许金聪,是印度尼西亚宇宙集团执行主席,香港聚旺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,也是联合国海路丝绸之路城市联盟工商理事会干事,世界晋江同乡会总会常务顾问。

他告诉记者,他最近正在写一本关于改革开放40周年的书,书名都想好了,叫做《晋江之路》。他说,他的经历本身就是一本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“书”。

 

 2015年6月,许金聪荣获第六届孔子儒商奖,是唯一上榜的海外侨商,也是“孔子儒商奖”开评以来荣获此殊荣的第一位闽商。 


 

 

 

一下南洋

“恐政策摇摆随时可逃离”


 

许金聪的经历,还要从他所处的时代背景和社会环境说起。晋江素有“侨乡”之称,有多达300万的海外华侨,是本土人口的3倍。为什么晋江会有这么多的华侨?这主要因为晋江有着独特的人文及地理环境。在改革开放初期,晋江人均耕地仅2.3分地,相当于150多平方米,远远没法养活这么多晋江人。许金聪告诉记者:“粮食极缺,当地人一天三顿都靠当时生产队分的3斤地瓜度日。早期的很多华侨是为了谋生才不得不出去。”

留在晋江的百姓没有足够的耕地种,没有饭吃,很多侨属靠着海外亲属资助过生活,因此必须要找生路,纷纷开始自谋职业,这就出现了最早的小商小贩。在改革开放之前,对于国家来讲,还没有私营经济的概念,也就产生了当时很多所谓的“地下黑工厂”。

许金聪70年代刚刚从部队退伍那会儿,还没有事情做,就骑着自行车,拉着粮食,走街串巷的换东西。说来也是有戏剧性的,没几个月,退伍在家的他被安排到政府的市场管理委员会工作,专门打击那些小商小贩。

直到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,国家宣布改革开放。“改革开放真的就像是一股春风一样,很多地下的黑作坊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搬到地面上来了。”许金聪描述道。

与此同时,在海外的那些侨亲纷纷寄钱回家乡。闽南文化还有一个传统,出去闯荡的人最终都要回归故土,这叫做“落叶归根”,在外发达后一定要回乡“光宗耀祖”,所以很多华侨在海外赚了钱之后,都会回家乡盖房子。于是晋江就慢慢有了“三闲”的说法,一是“闲人”,因为人多地少,活不够干,只能闲着;二是“闲钱”,很多晋江人都是靠海外亲戚寄回来钱生活,还有一些剩余;三是华侨在家乡盖的“闲房”。

而正是这“三闲”,奠定了晋江民营经济的基础。在改革开放政策的指引下,那些“闲人”就开始利用“闲钱”在自家的“闲房”里开办家庭作坊,成为最初民营经济的雏形。

“当时的晋江人对政策变化的嗅觉还是很灵敏的。”在晋江,到处都是创业的热潮,开办手工作坊成为一种风尚。那个年代做服装鞋帽的非常多,主要是因为当时国家有个“三来一补”的政策。“三来一补”是“来料加工”“来样加工”“来件装配”和“补偿贸易”的简称。“三来一补”企业主要的结构是:由外商提供设备、原材料、来样,并负责全部产品的外销,由中国企业提供土地、厂房、劳力。“来料”“来样”“来件”的基础其实还是广大的华侨在海外的生意。许金聪也在这个时候加入了创业的热潮中,最初的业务是生产纺织机械。

虽然改革开放了,但是国家的政策还不是很明朗。大家心里犯着嘀咕:“会不会我赚点钱,又被收归国有,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又被清算?”于是,那些赚了点小钱的晋江商人,又纷纷开启了“下南洋”之路,拿着中国护照,跑去海外,办一个居留证,在国外继续着自己的小生意。“我是1982年到菲律宾的。”在菲律宾,许金聪学到了印花机的生产工艺,从而实现了他工厂的第一次转型升级。


 

 

 

重返南洋

“风物长宜放眼量”

 

 创业初期,许金聪自家老宅改造的厂房。

 

然而,改革开放的脚步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出现反复,反而是步子越迈越大。1986年,国家颁布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》,允许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境内举办外资企业,承认了外资的合法化,国内企业可以引进外资,兴办合资企业。

于是许金聪就找了几个亲戚,把资金从海外引进国内,成立了一个合资企业,拿到了福建第一批合资企业的排照。“当时的厂房就是原来家里的老宅。我把不住人的一部分收拾出来,开始以合资企业的名义在家乡的土地上生产纺织机和印花机配件。”

在国家政策的支持和自身的努力下,许金聪的生意做得不错,随着国家的政策更加开放,身为华侨的他又把视野投向了海外。1990年,为了拓展业务,他再次南下,到东南亚各国推销他的产品,去参加国际性展览,这使他的产品获得了很好的销路。

可能由于华侨众多,思维比较开放的缘故,那时候的晋江企业家就有了树立品牌的意识。有这样一个流传甚广的小故事。改革开放初有一个夹克品牌,叫“叠石”,这个品牌的创始人当初拿着20几个商标去晋江的工商管理部门注册,结果发现这些商标都被注册掉了,他垂头丧气地从工商局出来,正好看到地上有一块大石头和一块小石头,叠在一起,于是灵机一动,想到“叠石”这个词,马上又跑回到工商局,注册了这个商标,满意而归。

那时候晋江就有很多纺织鞋服类的知名品牌。虽然很多初期的品牌在大浪淘沙中被淘洗掉了,但是这种品牌意识的精神却得到了保留和传承。这也是晋江今天之所以有42个国际驰名商标、15个区域品牌,被称为“中国品牌之都”的原因。


 

三下南洋

“别人的危机就是我的商机”

 

1997年,在亚洲金融危机影响下,东南亚各国处于严重困难的时期。在印度尼西亚,货币迅速贬值,之前1美元换1900印度尼西亚盾,那时候可以换到13000盾。很多外籍商人极度恐慌,都纷纷离开了印尼。金融危机让印尼再也没办法买其他国家先进的产品,于是只好买中国的产品。“人家的危机就是我的商机。”许金聪第三次下南洋创业,与当地知名侨领合作投资,并取得印度尼西亚的居住权,创办了印尼宇宙集团,并在香港成立公司,取名为“聚旺”,寓意“聚才聚德聚善缘,旺家旺族旺中华”。

这些年,虽然经历了纵浪大化,但是许金聪一直本着坚守实业的原则,从没有离开过机械制造这个行业。“现在很多人讲转型升级。在什么时候进行转型升级,怎样实现转型升级,以我的经验,就是要紧紧跟随国家的政策。”

2012年,“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”的战略决策正式上升为国策。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多次提出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。“所以在6年前,我的企业就开始研发垃圾处理机,花了3年时间研发成功。”他公司研发的生物分解垃圾处理枝术已处于领先国际领先水平,对餐厨垃圾处理达到99%转化为达标气体排放,生物能源燃烧爆化技术还被福建省评为能源优秀奖,并拥有上百项国内外专利,从而实现了企业的第二次转型升级。

这么多年,许金聪的企业从没有停止过技术创新的道路。“我们每两三年就要研发一个后备的技术,但这个后备的技术是什么,我是看国家政策来的。国家一步步的站位,就是我们一步步研发创新的方向。”

从1982年出国到现在,虽然许金聪三下南洋,在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长期旅居,但是许金聪表示,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加入外国籍。因为他说,“我今天的成绩是国家政策给的,我对我的祖国始终有信心。”

 

摘自《中国报道》6月21日 改革开放40年 | 三下南洋,亲历改革开放  记者王翔

【返回】

福建聚旺高科工业股份有限公司    地址:中国福建晋江市晋良路6号
全国服务热线:400-6606-999    电话:86-595-27188888   82097777
传真:86-595-88188987  邮箱:gavin@jeeone.com.cn   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Copyright © 2013-2014 By www.jeeone.com.cn.All right by 闽ICP备05037256号-1